功勋:明明是一部主旋律单元剧,我却只想着嗑糖

小青爱吃草2021-10-19  167

电视剧《功勋》✨已经开始播出第七个单元——《屠呦呦的礼物》✨。


作为中国首位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获得者,首位获诺贝尔科学奖项的中国本土科学家,屠呦呦是中国人的骄傲,她的名字响彻了中华大地。


在单元剧《屠呦呦的礼物》✨里,详细讲述了屠呦呦如何排除万难,寻找并提取到青蒿素,成功攻克疟疾的故事。

但就像之前的单元剧《无名英雄于敏》✨、《黄旭华的深潜》✨、《孙国栋的天路》✨一样,屠呦呦的成功,跟她的家人是分不开的。

在单元剧里,屠呦呦的父亲对屠呦呦不满,气哼哼地说:“我早就想开了,就当我没生这个女儿好了。”


然而,在真实历史里,屠呦呦的父亲、哥哥们都是非常宠爱屠呦呦的。

屠呦呦出生于1930年12月30日,是浙江宁波人,父亲屠濂规和母亲姚仲千都是名门望族,在屠呦呦出生前,屠家已经有了三个儿子。

因为终于迎来了一个贴心的“小棉袄”,得偿所愿的父亲屠濂规兴奋异常,也许是女儿小鹿般的哭声给了他灵感,他想起了《诗经》✨里那句洋溢着生机的“呦呦鹿鸣,食野之苹,呦呦鹿鸣,食野之蒿……”,当即给女儿取名为“呦呦”。


谁能想到,这个名字,似乎在冥冥之中,昭示了她与青蒿的“不解之缘”,以至于后来屠呦呦声名鹊起的时候,有不少人开玩笑说,屠呦呦的父亲才是那个“预言家”啊。


作为家中唯一的女儿,屠呦呦备受疼爱,在上世纪30年代,重男轻女现象十分突出的情况下,屠濂规却对女儿的教育十分重视,5岁的时候,他就把屠呦呦送入幼儿园,6岁,再让屠呦呦进入宁波私立崇德小学,读一年级。


当时,屠呦呦的成绩平平,但父亲一直没有中断她的学业,11岁,她就读于宁波私立西小学高小,13岁起就读于宁波私立器贞中学初中,15岁起就读于宁波私立甬江女中初中。


然而,1946年,也就是屠呦呦16岁的时候,她不幸染上了肺结核,不得不休学,在家里休养。

“肺结核”本来就是一个非常难治愈的疾病,更何况,在那个年代,社会动荡,西药奇缺,尽管屠家家境尚可,但这场病也差点要了屠呦呦的性命。

在屠呦呦的记忆中,这两年,她一碗又一碗地喝着中药,也常常担心自己会不会死,但母亲总会安慰她,哄着她。


两年后,屠呦呦痊愈了,也正是这段生病的经历,让屠呦呦对医药学产生了兴趣。


1948年,身体恢复后的屠呦呦,进入宁波私立效实中学高中学习。(下图为老效实中学中山厅)⭐


1951年,屠呦呦以优异的成绩考入北京大学,并选择了医学院药学系生药学专业,在专业课程中,她尤其对植物化学、本草学和植物分类学有着极大的兴趣。

1955 年,屠呦呦从北京大学药学系毕业,被分配在卫生部中医研究院(现中国中医科学院)⭐中药研究所工作。

在单元剧里,因为篇幅的关系,屠呦呦与丈夫李廷钊结缘的过程,并没有描述。


而在真实历史里,他们的爱情真的是太甜了。

李廷钊出生于1931年9月,也是浙江宁波人,并且,他跟屠呦呦是在效实中学读书时的同学,在学习的时候,李廷钊就暗恋着屠呦呦,但因为腼腆,李廷钊并没有表白。

1951年,李廷钊考上了北京外国语学校学习外语,时值抗美援朝时期,李廷钊与同学们纷纷提出要去朝鲜战场参军,上级组织却认为李廷钊等大学生应该继续学习深造,大学毕业后,李廷钊被派到苏联留学。

回国后,李廷钊先是被分配到北满钢厂工作,1961年,又调到马鞍山钢厂工作。

在单元剧里,李廷钊的姐姐基本上是作为龙套出现的。


而在真实历史里,李廷钊的姐姐却担任着红娘的角色。

因为同是宁波人,又都在北京工作,李廷钊的姐姐成为屠呦呦为数不多的好友之一,两人常常会见面。

李廷钊从马鞍山到北京看望姐姐时,也时常会遇到老同学屠呦呦,姐姐看出了李廷钊的心思,主动撮合,不久后,李廷钊终于鼓起勇气大胆表白,两个年轻人终于走到了一起。


1963年,李廷钊与屠呦呦正式走进了婚姻的殿堂。

在单元剧中,李廷钊是个贤内助,一直包容着屠呦呦,特别是演到李廷钊把家务事一项一项交待给屠呦呦的时候,破防了有没有?❓❓


害,明明是一部主旋律单元剧,搞得小七却只顾着嗑糖。

在真实历史里,也是如此。


跟许多专注于科研的学者类似,生活上,屠呦呦是个实打实的“粗线条”,不太会照顾自己,还常常丢三落四,不是身份证明找不到了,就是忘了家里的钥匙,有一次屠呦呦去外地开会,单独坐火车回家,火车停靠途中站点时,屠呦呦下车走走,结果火车开走了,她被落在了车站。


家务方面,屠呦呦更完全是外行,即使到现在,她自己也说:“要让身边的生活琐事变得井井有条,我依然不灵光,成家后,买菜、买东西之类的事情,基本上都由我家老李做”。


这话听起来,名为自嘲,实为炫耀啊。

那些专注于科研的学者还有一个毛病,一工作起来就废寝忘食,丝毫不爱惜自己的身体,屠呦呦也不例外。(以下内容有剧透)⭐

在单元剧里,1969年,屠呦呦接受了“523项目”,上级还派了小梁、小李两个人来当助手。


而在真实历史里,1969年,正在中医研究所中药所当研究实力员的屠呦呦,接到“523项目”这个任务的时候,最初的阶段,只是“光杆司令”,一个人孤独地踏上了寻药之路。


短短3个月,屠呦呦就收集了包括内服、外用,植物、动物、矿物药在内的2000多个方药,在此基础上精选编辑了包含640个方药的《疟疾单秘验方集》✨,于1969年4月送交“523”办公室,并开始转送相关单位参考。

这其中花费的时间,可想而知。

更雪上加霜的是,一向照顾屠呦呦生活的丈夫,要被下放到云南,为了心无旁骛,屠呦呦狠下心来,将大女儿李敏送到全托幼儿园,小女儿李军则给外公外婆带。


在单元剧里,屠呦呦寻找“青蒿素”之路,一波三折。

在真实历史里,就像单元剧里描述的那样,屠呦呦及团队曾经对胡椒寄予厚望,因为它对疟原虫竟然有84%的抑制率,然而,经过临床实验,却发现胡椒“只能改善症状,不能杀灭疟原虫”。


之后,屠呦呦及团队又筛选了的100余种中药的水提物和醇提物样品200余个,一次又一次地实验,又经受了一次又一次地打击。

这其中也包括青蒿,然而,青蒿的提取物,对疟原虫的抑制率最高只有40%几,最低更是只有12%,还不如胡椒。

就这样,两年过去,项目一筹莫展。

某一天,屠呦呦读东晋著名医药学家葛洪编写的《肘后备急方》✨,看到有一句:“青蒿一握,以水二升渍,绞取汁,尽服之”。

众所周知,中医在熬药的时候,一般都是用高温水煎,团队提取青蒿的时候,也是用水或酒精高温提取,而《肘后备急方》✨这一句话“渍”却是浸泡的意思,也就是说,只要将青蒿浸泡,不需要煎煮,就绞汁服下去。

屠呦呦受到了启发,是不是因为高温的问题,才破坏了药效呢?❓❓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 http://www.jingxingyizhong.com/ent/704907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