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根竹竿过江河、一眼望去是星空……年轻的他们心有所信

小青爱吃草2021-06-10  242

“青年如初春,如朝日,如百卉之萌动,如利刃之新发于硎,人生最可宝贵之时期也。”这是近期热播剧《觉醒年代》✨中的一句台词,这部剧为何如此动人,因为它告诉我们:心有所信,方能致远!❗️❗️

百年前,革命青年们“不破楼兰终不还”,百年后,当代年轻人依旧朝气蓬勃、逐梦追光。

一根竹竿畅游江河

“95后”“碧波仙子”要让独竹漂“漂”向世界

脚踩长竹、畅游江河,时而“凌波微步”,时而“翩翩起舞”……近日,“95后”贵州女孩杨柳身穿表演装“一苇渡江”“水上芭蕾”的视频火遍全网,更有外国网友发问:“这是什么中国功夫?❓❓”

“这个叫独竹漂,又称独竹舟,是发源于赤水河流域的黔北民间绝技。”24岁的杨柳是贵州遵义人,水面之上,她脚踩一根竹筒,手拿一根竹竿,就可以展示“水上飞燕”“燕子探海”“水上呼啦圈”等各项绝技。

冬天冷、夏天晒,无数次掉入水里再无数次爬上竹竿,为了掌握更多技巧,她不知在竹子上摔过多少次,也不知在多少河流与水面上练习过,光是脚踩的竹筒就已经换过50多根。回忆起练习独竹漂的日子,杨柳既有感慨又满怀坚毅,“一遍不行就十遍,十遍不行就百遍,伤口总会痊愈。”

“我希望让更多人知道独竹漂,喜欢独竹漂。”作为贵州省非物质文化遗产——独竹漂的传承人,杨柳一直在思考如何让独竹漂为更多人熟知。

技术日益娴熟的杨柳,已不再满足于传统的独竹漂表演,受家人启发,她开始尝试将舞蹈与独竹漂技巧结合,并逐步加上了汉服、音乐、戏曲等元素。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她终于将这些“加法”与独竹漂完美融合,每次水上表演,都让观众“眼前一亮”。

2020年,在朋友的建议下,杨柳注册了短视频平台,发布自己的独竹漂视频,通过网络,她和独竹漂被更多人认识并喜欢。但在网络上走红后,现实中的杨柳也有着烦恼与困惑。“其实我有过想放弃的念头,有很多时候都坚持不下来,因为在坚持独竹漂的过程中,需要大量的人力、财力去完成。”

虽困难重重,但只要一提到独竹漂,杨柳的眼中总会涌出一股光彩,“现在,独竹漂已经成了我生活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杨柳说,“漂”的人生,是她的选择,更是她的责任和使命,要一直把独竹漂传承下去,“漂”出国门,走向世界。

从嫦娥奔月到天问火星

“90后”“航天花木兰”满眼都是浩瀚星空

5月15日,“天问一号”着陆巡视器携带“祝融号”火星车,成功着陆于火星乌托邦平原南部,创造了中国乃至世界航天史上的新奇迹。着陆成功时,北京航天飞行控制中心爆发了热烈的欢呼声,但此时,一位女调度依然十分淡定,用稳定的语速准确发出指令,直到任务结束后才露出灿烂的笑容。

她就是鲍硕,北京航天飞行控制中心组建40年来的第一位女调度。

出生于1992年的鲍硕,从小对航天事业有着独特的憧憬与渴望。她说,毕业后能够成为一名航天人,亲眼见证中国红一次又一次闪耀在太空 ,感到自己很幸运。

在北理工求学期间,鲍硕很早就明确了自己的研究方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王越院士的课,老先生的爱国之情和报国之志也深深影响着我,指引着我为热爱的研究方向而不懈努力。”

一名调度就像一台高性能的处理器,既要收集大量信息,又要快速分辨轻重缓急,并且要在高强度的工作状态下保持精力充沛与注意力集中,这就需要业务素质、心理素质和身体素质都达到极佳状态。因此,进入航天系统工作后,鲍硕对自己始终保持着严苛的要求,目标就是确保万无一失。

仅以身体素质为例,在担任“嫦娥五号”总调度前,她悄悄进行了连续一个月的特训——坚持每天只睡3小时,让自己适应近30小时不休息的节奏;为了保持体能,她曾坚持每天早上5点起床晨跑,长达一年。

2019年,鲍硕第一次担任首席调度员,指挥“嫦娥四号”,那一年,她年仅27岁;2020年11月24日清晨,“嫦娥五号”探测器一飞冲天,在北京航天飞行控制中心,28岁的总调度鲍硕用一声声铿锵有力的调度口令,开启了“嫦娥五号”25天的地月旅行。

2020年7月23日12时41分,“天问一号”开启了我国行星探测的大门。作为天地之间唯一的纽带,所有数据都汇集到北京航天飞行控制中心,所有指令也都从这里发出,鲍硕作为总调度,圆满完成任务。

“我是北京”短短四个字,对她来说是莫大的认可,更是一份沉甸甸的责任,“这个岗位上40年来都没有过女生,我一定要开个好头。”

声传“天地”,号令“八方”,从载人航天到深空探测,年轻的中国航天人用炙热的青春之火点亮浩瀚星空。

大山里走出“三清博士”

时代大有可为,只要愿奋斗,便会有所为

当地时间5月20日,“华龙一号”海外首堆工程——巴基斯坦卡拉奇核电2号(K-2)⭐机组正式商运,标志着中国自主三代核电“走出去”第一站顺利建成,中国核电实现从“跟跑”到“并跑”的跨越。K-2机组堆芯装载的便是中核集团自主研发的CF燃料组件,被誉为最强中国“芯”。

中国自主三代核电技术“华龙一号”吊装穹顶

中国核电走出去,李权等核燃料人功不可没。1990年出生的李权,是土生土长的四川巴中人,他的童年几乎都是在山里度过的,白天上学要爬两座山,走五公里山路。

越是条件艰难,李权越是抱定了“知识改变命运”的信念,于2008年考入清华大学,并结合自身兴趣,成了核电专业的定向生。

在一次实习中,他接触到了核燃料组件,这是反应堆的核心和关键部件之一,是反应堆的动力之源。而偏偏就是这“柴火”,成了核电领域“卡脖子”的关键,一度严重制约了“华龙一号”的出口。

当时20岁出头的李权,感受到内心的召唤:“找到了这样一条路,能将个人志趣与国家需要融合在一起!❗️❗️”2013年,他来到成都,正式加入了燃料组件自主研发的战场。

“科比有句名言,你见过凌晨四点的洛杉矶吗?❓❓”李权笑着说,“洛杉矶不知道,但凌晨四点的成都我们肯定见过。”

CF系列燃料组件上有一个关键零部件——格架,对燃料组件的热工水力性能有较大影响。研发过程中,团队从不同侧重点提出过近20种格架方案,开展筛选和验证实验,每次试验都要从头天凌晨做到第二天。经过多年的反复实验和大量更新迭代,关键难题最终得以突破。高性能格架产品使得我国自主创新的CF燃料组件CHF值比法国AFA-3G燃料组件高出5个百分点,达到国际先进水平。

何为“带感”生活?❓❓在李权看来,“最带感的是,时代大有可为,只要你愿奋斗,便会有所为!❗️❗️”

8年里,李权所在团队从国外层层专利布局和技术壁垒的封锁中成功突围,蹚出了一条我国核燃料自主化发展之路。他们突破了七大项关键技术,创造了核燃料研发领域的国内多个“第一”,使我国成为拥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核燃料设计制造技术的少数国家之一,产品性能达到国际一流。

所有热爱都不会被辜负,一切努力都不会是徒劳,正如《觉醒年代》✨中陈独秀先生所说:“天下的路是留给天下的人走的,有志者事竟成。”

(大众网·海报新闻编辑 王乐双 综合中国新闻网、央广网、四川在线、海报新闻等)⭐

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 https://www.jingxingyizhong.com/military/478271
00